井方德年猪里传承千年“肉码”文化

首页

2018-10-30

  在线讯记者孟帆江新艳通讯员燕四海报道:新春的脚步近了,烤酒、杀年猪、备年货,乡村年味浓厚。

  1月19日,县三官洞村7组村民陈国锋正在烤三茬苞谷酒,老远就闻到四溢的香气。 陈国锋用自己做的大曲、苞谷为原料,烤的大曲酒芳香醇厚、口感好、不上头。 今冬,陈国锋做2000斤苞谷,已烤酒800斤,预计能考1000斤左右,除了自家平时喝、待客外,还卖一部分。   酒樽边,陈国锋忙着上料、架天锅,不一会儿,榴槽就淌出一股清澈的白酒。 陈国锋拿酒盅接酒热情地要我们品尝。 帮忙的人也都尝一口鲜儿,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那笑容里,有对乡邻和乐的惬意,有对新年的期盼,有对生活的满足。   三官洞林区马家坪村2组村民井方德家正在杀年猪。 笔者现场看到,一群人帮忙拉猪尾巴、倒水、刨猪,不到半小时功夫,猪就开边了,井方德和人抬起来一称,一边84斤,猪三边,这头猪可杀250肉。

井方德笑了:“这已很不错了,可以过一个肥年,一年的肉也够吃了。

”  杀年猪,是乡村传统民俗。 进了腊月,人们都会把自家养的猪杀了,为过年包饺子、做菜准备肉料。 杀年猪还有很多讲究,要选一个好日子,请有经验的杀猪师傅来杀;猪刨好了,主人家还要放鞭炮、烧香纸,寓意来年继续杀个肥年猪等。

  无论杀猪还是烤酒,周围邻居都要过来帮忙。

马家坪与陕西省商南县十里坪镇西坪村接壤,中间以一条河为分界。 井方德介绍:“我们一脚踏两省,谁家有事不分陕西还是都互相帮忙,住在这里祖祖辈辈的人就像一家人,一直和睦相处。 ”  井方德杀年猪,对面陕西老乡张兴旺也过来忙前忙后地忙个不停。

杀猪师傅砍下一块肉,张兴旺沾猪血在肉上写了奇怪的象形文字,笔者一头雾水,你们认识吗?  井方德说:“这是肉码数字,表示6斤3两。

”  闲聊得知,这是一种流传已久的“肉码”文化。

在等地,“肉码字”是过去屠宰家畜时标记肉重量的数字,是民间通用的一种古老的数量文字,读音和意思与现代汉语中“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”完全相同。

古人没有使用阿拉伯数字,我们聪明的先人们“结绳记数”,屠宰生畜,鲜肉砍块过称后,用竹签、木棍等为笔,以墨汁或动物鲜血为墨,在鲜肉块上记下肉的重量。

以后交易,就以这标记的重量为准。

  张兴旺现场一边为我们演示“打肉码”的过程,一边告诉我们整数、小数分别怎么写。

在我们要求下,他写下了“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”的写法:  上下排或左右排,即表示为小数。 如斤,记为:  回来我们上网查询,县办主任李仁喜已把从“1--100”完整地传在网上。 我们在这里与大家分享:  随着数学的进步,我们计数方式越来越先进了。

“肉码”只有少数老人会,年青人不愿学,大都不认识。 假以时日,“肉码”文化必然只会成为历史上人们曾经有过的一段记数方式,而渐渐地封存。   张兴旺还带我们到他们陕西,饶有兴致地参观了清朝一个老宅,距今已有400多年,是一座保留完整的四合院,墙头的雕花和窗柩清晰可见。

 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