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剧源于有私爱无公德无法纪

首页

2018-10-16

  朱永华  这几天,一场荒诞离奇的家庭悲剧引发大众无尽的唏嘘:新化县一女子戴某为了追随“车祸身亡”的丈夫何某,在朋友圈发出“绝笔信”后,带着一双儿女投水自尽。 荒唐的是,两天之后,何某安然现身,并痛悔自己的“自私和愚蠢”。 经有关部门查实,何某是为骗取保费制造了车祸假象!  戴某“绝命书”中流露的对丈夫的依恋、不忍亲人分离带上儿女殉情赴死的“果决”,让人不禁为他们坚贞的感情动容。 可以想见,何某平日在家庭中也是担任着“好丈夫”的角色。

然而,他为了骗取保费,不惜以生命相搏,制造车祸假象。

为了达到理想效果,他甚至没有把他的“精心谋划”告诉妻子。

何某的行为无疑严重触犯了法律,粗暴践踏了维护社会秩序的公共道德。

对家人的爱护守望和对公德的漠视践踏交织缠绕于一身,真是可怜、可叹、可悲、可恨!  对血脉亲缘情真意切,对周边他众熟视无睹;为小家之私爱不遗余力,为攫取利益不择手段。

这种悖论反差何尝只是在何某一人身上呈现不错,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单元,人的成长进步都是从家庭出发。 爱护家人、眷顾家庭是人之天职和本性使然。

但是,人类自从有了文明,就有了公序良俗。

如果一味顾及私爱,无视公共秩序、大众利益,苦心经营的私爱就失去了踏实的着落,正所谓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”。 然而,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在现实中有不同形式的表现:为了落榜的孩子上大学,不惜冒名顶替;为了兄弟的生意,卫生环保等原则可以“灵活处理”;为了家族公司的利益,敢于对自己掌控的国有企业“釜底抽薪”。

这些人奉行的是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”。   社会的文明进步一直伴随着私爱与公德的竞逐。

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把亲情私爱扩展为众生大爱、把小我情怀上升到天下情怀,是私爱与公德之间达到高度契合的理想境界。

让私爱与公德实现“和平共处”、和谐同进的有效手段就是公德与法制。 循法制之道就是尊重公众的利益,有公德之心才能让亲情挚爱行稳致远。 私爱与公德本应同向而行、一路相随。